"步入天堂里"——乌孙古道重装徒步!

2021-07-28 00:03:50来源:中国单车网作者:佚名 阅读量:0


引子

乌孙古道,最早我是在网络上看到了天堂湖(阿克库勒湖)绝美的照片被深深吸引,于是在心中默默的期许着有朝一日一定要亲自去徒步乌孙古道,一直幻想着置身于那天堂般的时空之中……

乌孙古道,是汉代西域乌孙国南通龟兹国的交通要道,是贯通天山南北的咽喉,它是一条积淀了几千年历史和文化的史诗之道,想去亲身感知那千年的故事与时光……

乌孙古道,目前常规有三种走法:包扎墩线/琼达坂线/龙脊温泉线,我们这次是走的是传统的琼达坂线路……

(提示:以下这张“步入天堂里”地图示意,除了“天堂湖”/“地狱湖”以外的名称几乎都是个人发现想象虚构后自定义的,希望尽量以此来表达梦幻与现实交错的“天堂”,后面高潮部分的第四/五章节提到的名称将以图中标注为准)

一、挺进西天山

(乌鲁木齐——伊宁市——特克斯县——琼库什台村2050M(徒步起点)——琼库什台河谷——牧屋旁营地2500M, 2018年7月13日16:00——18:30,10公里,徒步2小时30分,徒步总行程10公里)

早上6点左右,我于昨天下午乘坐火车从乌鲁木齐出发抵达了西面的伊宁市,随即前往大队伍所在的酒店。这次继续跟随新疆树林林户外探险的队伍,领队是清风,16年和他一起走过“狼塔C+V”,好不亲切。

快速的吃了早餐后,我们一车开始去往八卦城(特克斯县),差不多上午11点左右来到了中国西域最大游牧古国乌孙国的所在地,从网络上的航拍视角图片可以俯瞰到这座县城的神奇布局,它是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八卦城,世界上惟一的乌孙文化与易经文化交织的地方。

队友们都去采购了特色油馕为徒步前做最后一次补给,我由于背包已经装不下任何东西了,跟着大家一起溜达,短暂的感受了一番八卦城。

在八卦城采购完后,我们又坐了半个多小时的车来到了科克苏河谷观景台,九曲十八弯般的科克苏河在下方宽阔的绿色河谷中蜿蜒,3天后我们又再见面了。

之后一路在伊犁大草原上穿行,于中午14:30来到了我们的徒步起点——犹如世外桃源般的琼库什台村。在这里吃了村民为我们准备好的抓饭,轻装的队员整理好驮包,我们一行16人(加上马帮师傅17人)合影后,带着激动的心情于下午16点左右正式开启了我的“天堂之旅”。

我们沿着琼库什台河谷逆流而上,刚开始不久就进入一大片高耸茂密的云杉林之中,颇有俄国画家希施金风景绘画般的感觉。

从这森林画境中走出来,又爬上一处乱石草坡之后,眼前呈现出敞开的库什琼台河谷牧场区。对面山上三角形的深绿色云杉树与棉花状的胡杨林以及黄绿色的草坡和谐有机的搭配在一起,绿意盎然,生机勃勃,与我前几天走的博格达环线想成了鲜明的区别。今天大家的行进速度都挺快,也许是一天都很兴奋,也许是在这样充满生机的河谷中行进倍感活力。

大概休息了一刻钟后,我们就朝着河谷深处的山体挺进,一直沿着河谷左侧的台地草原牧场缓缓的爬升。在这宁静自然的牧场之中漫步,整个人都变得清爽无比,俨然忘记了背包的沉重,完全沉浸在这西天山之北的秀丽景观之中……

半小时左右,我们来到了一处更加宽敞的牧场区,羊群也开始多起来,这时的库什琼台河谷变成了2条分支河谷,右侧山谷通往一座三角形雪峰顶的山峰,我们顺着明显的马道路迹开始转向左侧的河谷。

刚一转向左侧,前方又出现了一个河谷,原来这里是三处河谷汇聚一起,与此同时,一只苍鹰在天空展翅翱翔,仿佛是在给我们指引方向,于是我朝着它身下的中间山谷迈进。很快向下经过一座木桥,跨过了最左侧的河谷,翻爬到中间河谷的一处草坡上等候着后面其他队员的到来。从这里开始马道的两边是用木栅栏围合起来,应该是牧民们各自的牧场区域划分,并且马道两边的草场都非常开阔,仿佛一张大绿毯铺在河谷之中与之前的河谷台地草场有所不同。

我们在这里停留了25分钟左右,等所有队员都到齐后才继续出发,沿着木栅栏围起来的宽敞马道,朝着河谷前方缓缓的下降而去。一路上经过了好几处牧民的房屋,高耸成片的云杉林守护者山谷与牧场,为我们呈现了西天山丰饶的牧场景象。

10分钟后我们经过了最后一处牧民房屋,于下午18:30左右,在一块河边的平整绿草地上扎营。晚饭后,夕阳余晖落下河谷,感觉天气有变好的迹象,因为之前走到三河谷汇聚的地方时天气开始变得阴沉起来了,还担心天气会变差。

时隔一天时间,我从东天山的博格达山区进入到西天山的乌孙古道里,感受着东西天山别样的风光与魅力。今天真是奔波的一天,但是徒步行程较短较轻松,在这大美牧场中的五星级营地舒适的度过了我在西天山的第一个夜晚。


二、翻越琼达坂

(牧屋旁营地2500M——琼达坂3700M——库诺萨依半山处牧屋营地3000M,时间2018年7月14日09:00——18:00,17公里,徒步9小时,徒步总行程27公里)

早上8点左右,从昨晚的美梦中醒来,果然如期所望天气变好了,整个人亦如此好天气一般感觉重新焕发出了活力,河谷牧场也呈现出更加清新的面貌迎接全新的一天。

今天的主要行程是翻越整条乌孙古道上两个难度达坂之一的琼达坂(海拔3700M),到常规的第一天两河口营地还有5公里的距离,我们于早上9点左右开始朝着河谷深处继续迈进了。

沿着云杉林之间的绿草坡缓缓的爬升前行,在河谷的尽端处有一座山峰矗立在河谷中间,猜想着它的山脚下应该就是两河口营地了吧?那高耸如云的云杉树此刻成为了这段河谷的主角,给我们带来了变化多姿的河谷景观,我不自觉地放慢着自己的脚步,被它们高挑动人的身姿所吸引,它们就像是这自然山谷中的模特一般,塑造着属于它们自己的自然风格。

行进了半小时左右,这时前面开始出现一条乱石泥坡路,将我们带入了下一段爬升较大的路段。由于我之前流连忘返于云杉林,已经掉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了,于是我赶紧加快脚步,一路赶超了不少队员,一刻钟后,爬上了这段起起伏伏的乱石泥坡。

这时,眼前方展现出大V字形开敞通透的另一番河谷风光,在河谷一直延伸的尽头有一处山体凹处,那里就是包扎墩达坂(当时我以为是要翻这里),不过我们要翻越的琼达坂是要从前方山体右侧转过去。

在这里休息了十分钟后,我们继续朝着河谷深处走去,十分钟后经过一处炊烟缭绕的牧民房屋,大量的羊群都还在圈里等着牧民早饭后放它们出去遛山。

之后又走了20分钟,这时河道边一颗孤树格外抢眼,又有一座牧民房屋坐落在它的对岸台地上。经过这个孤树后,前方河道中间出现了一座吊桥,背后是我们之前一直看到的河谷中间的山峰,此时我们已经来到它的跟前。

上午11点左右,我走过吊桥来到对岸的一大块平坦的草地上,据清风说这里就是常规的第一天两河口营地。这时,看到在我们经过的吊桥的东面河谷上还有一座吊桥,跨过那座小吊桥的路径是通往包扎墩达坂的。

在我们休息草平台的背后有一处耸立的岩壁,一只雄鹰在它的上空盘旋,仿佛这岩壁是它的家园一般,它好像在寻找着什么,突然另一只苍鹰也出现了,一幅比翼齐飞的场景给这个山谷注入美好的景象,在这里人、动物与自然和谐共生,延续几千年依旧如此。

停留了20分钟左右,我们就正式开始翻越琼达坂的路段。一开始就朝着右侧的草坡开始爬升了,很快十分钟不到我就率先爬上了右侧的小山头,这时在眼前出现了一条河谷,才意识到我们刚才跨过的吊桥处是三个河谷汇聚的区域,而我们现在走在最右边的一条河谷里了,只是跟昨天植被繁茂的三河谷汇聚处不同的是,这里只有稀疏的灌木丛和草地及乱石混合有些荒凉的感觉。

由于此后的道路迹都很明显,我在保证着大家能相互看见的情况下一个人在前面先走着,渐渐的又爬升了一段后,河谷变得平缓了许多,在河谷深处有两座山峰坐落其间,凭直觉我们应该是要走到它们跟前去。一路在草地与乱石镶嵌的河谷里,随着石头越来越多,我开始在石头之间寻找着自己穿行的节奏与乐趣,游离在这些乱石之间悠然自得。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来到了河谷上部,这时回头看去,发现清风他们已经在左后方的位置准备过河了,于是我才赶紧转向也向左边过去横渡河道,我尽量寻找着可以跳跃的石头顺利快速的到达了对岸,找了一处道路边上的石头放下背包等着他们。虽然河流看着不太大,但是很多地方还不太好直接跨越,远远的看着很多队员只能脱鞋渡过冰冷的河流。

差不多等了一刻钟后大家都顺利过了河,开始朝着我的方向行进了,于是我也继续开始了之后的一大段乱石坡的爬升。从这里一直到琼达坂沿途都有一些红色的钢管插在地上作为路标,这样就不容易走错路了。半小时左右爬了上去,几条牛儿欢迎着我的到来,这时候之前河谷尾部看到的深褐色山峰已经离我很近了,它那金字塔的形态在变得异常平坦开敞的河谷中非常的突出,它算是这个河谷中的地标性山峰了。

等着清风他们上来后,我们一起朝着河谷前面的又一段乱石坡爬升了,上午11:10左右我率先到达坡顶。此时,视野变得更加的开阔了,从金字塔形山峰的左侧一直延伸过去的山体上有一处V形的凹处,那里应该就是琼达坂所在位置了。

过了一会儿,清风和前面的几名队员也上来了,我们找了一块地方歇息等候后面的队员。不一会儿天色突然阴暗下来,雨点随即飘落下来,也没办法只好抱着双臂蹲下来让身子被淋的少一点,后面的队员慢慢的也冒着雨陆续到来。还好的是雨渐渐的变得小了起来,12点左右雨停了下来,领队清风说我们就在此地吃了午饭再走了。

等我们吃完午饭之后,天空又突然放晴起来,在金字塔山峰的右侧西面的天空透出蓝色苍穹,照亮了下方连绵起伏的山峰天际线。我还顺便把早上潮湿的帐篷也晾晒了一下,中午12:40左右我们才继续开始朝着琼达坂走去。

之后又是在乱石与草地镶嵌的缓坡上爬升前进,然后又穿越了一片较干燥好走的草原沼泽,中午13:15左右,来到了琼达坂陡峭的乱石坡下方的草地上。等着大家全部到齐我们就开始朝着乱石坡走去,休整了半个多小时我已经蓄积好能量,准备好翻越琼达坂了。


整个乱石坡分成了3段,第一段是很陡峭很高的乱石坡,第二段是一大块较平坦的乱石平台,最后是一段30度左右的斜切乱石坡直达达坂。一踏上乱石坡,我就开始变得兴奋起来,因为之前路程都很好走,终于有点挑战的路段了。我按着自己的习惯尽量直接上乱石坡,大家都是沿着之字形的小碎石路曲折而上,虽然我这样走捷径路程缩减了不少,但是更大的强度及更具挑战的方式让我享受其中……

差不多一刻钟我完成了第一段陡峭的乱石坡爬升,这时琼达坂已经近在咫尺了,又经过一小段缓和平整的乱石坡后进入第二段平坦开阔的乱石平台。十分钟就穿过了乱石平台,接着又十分钟斜上到达了琼达坂(3700M))上。

来到琼达坂的另一边,波澜壮阔的西天山盛景一下在我的眼前展开,对面的各个雪山都相继露出脸来,从最左边的4200M雪峰群到中间位置的4285M峰和木斯塔乌雪峰(4385M)以及最右边的天堂湖西侧的雪峰群(暂时未露出峰顶)。眼下的库诺萨依深谷一直通向对面雪峰脚下,白色的云层在蓝色的天空之下自由的飘摇,带动着我在达坂上悠然舞动。

清风和周林我们仨先到达坂上,他俩都坐下放松等候其他队员,我又再次来到达坂的北侧,俯瞰我们来时的路迹在山谷中央一直延伸至山谷的另一端,而此时,其他队员正陆续在最后一段乱石坡爬升了,我们成功穿越了山谷抵达山谷尽头的达坂上。

在琼达坂上待了差不多20分钟左右,渐渐的达坂变得阴暗起来,凉风阵阵,乌云压顶,只有对面雪山上依然闪耀着光芒,感觉要变天不宜在达坂上多停留,很快飘起雨点来,我们朝着达坂下的乱石坡快速下撤。

几分钟后,我快要下降到了下方的一处小山头的时候,在我右侧的山凹处高大的“天堂湖”西侧主雪峰(海拔4493M)也探出头来,仿佛在给我打招呼,期待着我的到来。来到整个小山头上,下方的库诺萨依河谷显露出来了,感觉这个视点不错,我停了一会儿拍下大家与远处雪山做背景的美丽瞬间,也让同伴帮我留下了身影。

突然间,雨又变小了起来,高原山间的天气真是瞬息万变,从此处小山头开始就是很陡的一段乱石坡路一直通到下方一块平坦一些的草平台上。于是我有开始了急速下降模式,很快超过了所有队员,几分钟后就来到了这片草平台上。感觉这里的视野也比较好,不一会儿云层飘散,木斯塔乌雪峰右侧后面又出现了一座更高的雪峰(应该是4703M峰的西面大雪顶,第5天快到营地的时候我们又见面了,不过看到的是它西南面无比险峻的金字塔大岩壁)也来跟我打招呼,连同它左侧的4285M峰呈现出三座雪峰并列巍峨壮观的场景。等着大家下来后,我提议在这里拍大合影,大家都欣然的聚在一起与背后的雪山同框留下纪念。

刚拍完照正要继续下降山谷时候,阳光又出来照亮了整个库诺萨依山谷,顿时心情也变得舒畅起来,迈着轻快的步伐朝着下方的大草原走去。突然间,河谷左侧的绿草坡上点缀着密集的羊儿,好一张自然点的构成画面。

差不多20分钟过后,前方出现了一处石房子,紧接着穿过石房子后,我们就来到下方牧民的木屋处。木屋旁的一大块草地位置俱佳,正对着下方的库诺萨依河谷以及对面的木斯塔乌雪山,我们今天的营地在这里,又是一处5星级的营地。

在营地好好的休整了一番,发现这两天我的脸部开始蜕皮了,之前在博格达由于大量时间在冰川上行走,阳光反射造成了脸部被晒黑。这次还背了3罐乌苏啤酒,在中途3天的营地品味甚是爽快。

下午18点左右,天空又再次放晴起来,阳光照射到营地顿时温暖无比,我们都将睡袋拿出来晾晒。

中午的时候,我们全队商议晚餐让木屋的牧民给我们提前准备好了一只羊,所以就不用自己弄饭了。伴着大美的雪峰晚霞,品尝鲜美的羊肉,这也许是另一种奢侈的享受吧。

晚餐后,看着落日余晖在对面的木斯塔乌雪峰上一点一点的慢慢消散,跟随彩霞一道追忆那曾经沧海,如歌岁月……


三、溜过科克苏

(库诺萨依半山处牧屋营地3000M——库诺萨依河谷——科克苏河谷新溜索2000M——艾尔则特萨拉沟谷——第一林管站营地2350M,时间2018年7月9日09:00——20:30,23公里,徒步11小时30分,徒步总行程50公里)

一大早对面木斯塔乌雪峰的就将我唤醒,因为今天我们要走近去见它,早上9点左右,我们开始朝着它沿着库诺萨依山谷继续下降了。很快就下降到谷底的河道边上,之后一段的河谷非常险峻,于是我们沿着河道左侧的草坡开始横切向前。

20分钟左右,我们来到了一处石峭壁上凿出来的天险栈道,可以想象古人通过此处山谷的不易,那耸立嶙峋的山石见证着这时光的变迁。

当我快速穿过这处峭壁之后,一下视野变得开敞起来,左侧的4200M雪峰又再次出现了,眼下的山谷被一片翠绿所覆盖,蜿蜒的山路为我们指引着前进的方向。木斯塔乌雪峰是这两天来绝对的主角,它可谓是乌孙古道北段的最标志性雪峰,与群峰比高,与绿谷对立,与山花争艳,与我们相伴,一起营造出魅力无穷的山野之美。

差不多了行进了半小时,忽然间,木斯塔乌雪峰被一片云雾所笼罩,四周的空气一下变得迷蒙起来,细雨开始飘洒在茂盛的草坡上,仿佛是特意要为我们增添一些氛围,突显别样的意境,可是雨越下越大我们只好赶紧找了一处牧民木屋避一避。

差不多1个小时后,雨才渐渐的变小起来,于是我们这边几个队员开始去找清风他们汇合,刚才为了避雨大家分散了。此时的山谷云雾缭绕,宛如仙境一般,好一幅“水墨天山”的优美画卷。

此时已经上午11:30了,差不多耽误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了,由于今天的行程也比昨天还长,还要溜索渡过科克苏河,于是我们赶紧上路。山谷重新焕发出清新的气息,木斯塔乌雪峰也显露着它的神秘的一面,继续主导着整个山谷,我情不自禁的沉醉在这如诗如画的库诺萨依大草原里……


我的内心早已被这美丽的风景所净化,我们在这绿野仙踪的时空里踏出了最靓丽的风景线,真是一个无比美妙的上午时光,也注定了今天将会是精彩万分的一天。

由于一路都是下坡,大家速度都很快,差不多20分钟后我们来到了库诺萨依河谷底部的河流边上。在这里,领队清风开始换上溯溪鞋,于是我们也拿出备好的溯溪鞋,看来后面要开始在河道中穿行了。

在这里等候准备了半小时左右,我们全员开始进入植被茂密的河谷中,还好的是这条河流水量不大也不太湍急,偶尔有些地方必须踩水而过,我一般都尽量踩着大石头飞跨过去,除了一些比较宽的地方才踩水过去,因为虽然天空开始放晴了,但是河水还是非常的刺骨冰冷。

中午13点左右,后面的河道变得陡峭无法通过了,我们开始沿着左侧的树林草坡爬升上去到山腰上,顺着河道横切过去。半小时后,在对面一大片墨绿色的云杉林之下出现了一块白色的水面,我们终于走出了这条科克苏河支流库诺萨依河,来到了两河交汇的河口处。

科克苏河是特克斯河最主要的支流,也是南北疆的分界河,我们溜索过河后就是拜城管辖范围了。科克苏河道很宽水量充足,河水呈白色,宛如一条丝带穿梭在崇山峻岭之间自动向西奔流而去。

我们在这两河口处午餐休整,晾晒湿鞋和去除帐篷的潮气,伴着阳光度过了一个惬意的午间时光。

中午14:30左右,我们开始了下一段沿科克苏河下行的河谷路段,一直是沿着科克苏河谷右侧起伏的山坡道路走着。差不多过了1公里后,前面出现了一处牧民小木屋,木屋前面有一片较宽敞的草地就是常规的科克苏营地。

随后又走了一公里多,路迹开始陡然上切爬升,之后这一段是科克苏河谷最难的一段路程。大家的步伐一下随着坡度的变化慢了下来,又是我喜欢的路段于是加快脚步开始了我的攀爬挑战,很快陆续超过了前面的队员,10分钟不到我就爬上山坡顶端。俯瞰蛇形蜿蜒的白色科克苏河穿行于峡谷中,伴着一块块的绿色台地小草原,还有高耸的云杉林,塑造出它独特的科克苏大峡谷风光。

等了着大家上来后我才继续一起前进,又走了20分钟左右来到了科克苏河道边上的一片树荫下歇息,有些炎热的天气搞来身上都冒汗了,大家都热的够呛,这时,只剩下蓝绿白三色渲染出科克苏河盛夏之意。

好好休息了一刻钟后才继续出发,之后的路段都是比较平坦的河边碎石道路,不一会儿前方一大块石壁阻挡了我们的视线,科克苏河也只好转向右侧拐了一个大弯来绕过它,刚向右侧转过去又是一面巨大的石坡将河道再次转向,经过这一段大S形的河弯路段后,一大片平整的绿色草地躺在河湾旁边,这里是常规科克苏河溜索前营地,而在它对面的绿色草地中有一座小木屋,那里是常规过溜索后的营地。在木屋左侧的就是艾尔则特萨拉沟谷(很多人也叫他拉克布拉克沟,我觉得隔着拉克布拉克达坂很远区分开来比较好),那里是我们溜索过河后通往第一林管站营地(也叫阿克布拉克林管站)的一条沟谷,也是我们今天要穿越的第3条河谷。

继续顺河而下不远后,看到了一道溜索横跨在科克苏河道上方,差不多16:10左右我来到了溜索处,放下背包跟着清风他们去往前方不远处的牧民房屋处,这里有小卖部,赶紧买了可乐喝起来好不爽快。


半小时后,与管理溜索的牧民谈好价格,大家都补充好物品后,我们又回到溜索处准备开始横渡科克苏河。我和我们的马帮师傅先行渡河过去,在对岸拉绳索帮组队员抵达岸边,第一次溜索过河很是激动,看着白色河水在身下奔腾而过,也是一次独特的体验。这个溜索有个铁框挂着,人站在里面相对比较安全,由于我们人多,差不多用时1小时左右才全员安全渡过科克苏河,但是人多大家通力合作,安全高效愉快的完成了这次溜索渡河。

来到河道上方的草地上,我们再此换上了溯溪鞋为之后进入艾尔则特萨拉沟谷做准备,下午18点左右,我们相继开始朝着科克苏河逆向行走了一段后来到之前在对岸看到的小木屋处,从这里开始就正式进入了艾尔则特萨拉沟谷。

朝沟里行进了一刻钟左右,来到了一处较宽的河道边,很明显艾尔则特萨拉沟的水流比上午的库诺萨依河大多了,清风领队亲自站在河道中帮助大家安全渡过,我等大家都过了才踏进河里,感觉自己可以控制就独自穿了过去,随后半小时的时间里我们又趟了5/6次河,最后在一处河道的左侧岸边才又重新换上了徒步鞋,准备后一段沿河而上的草坡爬升。

这条沟谷的植被异常的茂密丰盛将整个河谷填的满满的,我们不断地爬升来到左侧的林缘区域的草坡上方便行走。在草坡与树林之间穿梭了一段后,先后出现了2棵高直的云杉树耸立在草坡上,就好似随后两片繁盛的花草台地的守护者。我不时地被路边那些烂漫的山花所吸引,伴着阳光在这般隐秘的花草原野里行走好不惬意。

这时在山谷的V形凹处,闪现出一座岩石山峰来,它是木斯塔乌雪峰的北卫峰,率先来迎接我们的到来。我知道经过一整天的漫长艰苦跋涉终于又要见到木斯塔乌雪峰了,继续深入河谷了20分钟后,这时木斯塔乌雪峰带着温暖的微笑等候在云杉林后,好不亲切。不一会儿,一大片烂漫的山花迎接着我们,内心一下变得温馨甜美起来,这是木斯塔乌雪峰带给我们的第一份见面礼。

略有不舍的穿过这片野花园,再次返回到了河道边,这时的河道已经变得比较开阔平缓起来,跟随着河道向远处望去,一座雪峰(应该是天堂湖南面阿克布拉克达坂东面的4224M峰,两天后我们碰面了)闪耀着光彩,仿佛也在发出邀请我前去与它见面。

随后我们又穿越一大片云杉林后,再次见到了木斯塔乌雪峰,我赴约而至,它闪耀着光辉,热情的欢迎着我,它的山脚下全是成片的花海围绕,极力的为我们的到来展现它迷人的风采。

差不多20:30左右,我们来到了木斯塔乌雪峰西北面山脚下的第一林管站营地,在河谷的端头南面一座金字塔形的灰褐色岩石山峰(海拔3700M左右)格外抢眼,它虽然不太高但占据着特殊位置,算是艾尔则特萨拉河谷最具标志性的山峰了。

陪着木斯塔乌雪峰及灰褐色金字塔形山峰一起共进晚餐后,它们先后为我们呈现了极致的视觉盛宴,先是木斯塔乌雪峰上演日落金山彩虹飞跨的徇烂光彩,紧接着是灰褐色金字塔山峰呈现晚霞飞天迷雾渲染的绚丽光辉。我为自己能来到它们身边感受这番美妙而深感荣幸,我被这无以言表的灿烂时空所感染,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里,我尽情的沉醉其中……

今天经历了无比精彩又丰富的路程,主题是穿越河谷,之前依次穿越了库诺萨依河谷/科克苏河谷/艾尔则特萨拉沟谷三条河谷,而在此梦幻的夜晚,我继续穿行于第四条星空中的银河里……


四、走入天堂湖

(第一林管站营地2350M——第二林管站——天堂湖达坂3050M——天堂湖北营地3050M,时间2018年7月10日11:00——15:10,10公里,徒步4小时10分,徒步总行程60公里)

经过一夜的星河漫游穿梭后,我再次返回到木斯塔乌雪峰身边,这时的灰褐色金字塔山峰已经早早醒来准备着,就等着我们的前往了。

由于今天的行程较短并且路线难度不大,昨晚商议今天晚点再出发,加上昨天奔波疲劳今天大家都睡个自然醒,在这个6星级的营地好好的放松了一下自己。慢悠悠的吃饭早餐后,我就在营地周边的花海里漫步,享受着这烂漫的静谧之晨。

差不多上午11点钟我们才从营地出发,首先是通过营地旁边的一座小独木桥跨到河道右侧,然后就沿着河道逆流而上,一路都是在比较平缓的草地上行走。河道、草原、云杉林及雪峰搭配在一起构成了这一片大气的艾尔则特萨拉沟谷的主要风光。

一刻钟后,开始出现缓缓爬升的大草坡,这时,灰褐色金字塔形山峰又出现了,它开始一直为我们引路,陪同我们直到来到它的身前。由于大家都休整好了自己今天都走得特别的快,而我却不时地被着沟谷的风景所吸引,不自觉的放慢自己的脚步。走到这一大片草坡的上方时,木斯塔乌雪峰的正西面呈现眼前,它那高大的峭壁更加彰显出它的雄伟霸气。绕过几颗倒在草地上的枯木后,一块非常平坦的草地上出现了一座牧民的房屋,之后还遇到了好几座木屋。

在这处木屋旁边还有一道木栅栏围着,不过不高直接翻跨过去了,又是一大块缓草坡,灰褐色金字塔山峰这时在阳光下散发着光彩等待着我们,而木斯塔乌雪峰由于我们的离开有些失落阴沉着脸,我默默的与它告别,感谢它这两天来带给我的美好。

然后是一条被云杉林围合起来的草坡通道将我们一直往更高的地方引去,路途中几颗造型独特的胡杨树就好似自然的屏风一般立在绿通道间。

这时的灰褐色金字塔形山峰坐落在笔直的云杉景观大道的端头,好一幅隆重的欢迎仪式迎接着我们的到来。那些挺立的云杉树,为我们呈现出丰富多样的天际线,一路将我们领向金字塔形山峰。

差不多中午12点钟左右,我们来到了景观大道的尽端的草地平台上,金字塔形山峰已经近在咫尺了。在这里休息了五分钟后我们继续出发了,穿过一小段云杉与散落的石头构成的自然园林的时候,看到左侧一座高耸险峻的山峰与金字塔形山峰相对应着。

继续朝着金字塔形山峰靠近,渐渐的左边我的山峰后又闪现出两座更高的峰顶,它们沿东西方向连成一片,与同样险峻木斯塔乌雪峰南壁之间拉开了一条巨大的山口,壮观无比,突然间,一只雄鹰展翅高飞向它,更突出了它的神秘与梦幻。我顿时在脑中跳出这样的想象——“天堂之口”,而在西面与它对应的是“天堂北塔”,一凹一凸,东西相对,交相辉映,驻守着唯一敞开的“天堂北大门”(因为天堂湖东南西面都是非常高大的雪峰所包围,只有北面艾尔则特萨拉沟尾处构成较低的出口),而艾尔则特萨拉河谷就像一条宽阔的“天堂绿道”,由雄壮强悍的“天堂元帅”木斯塔乌雪峰驻守着,此刻我们正在一步一步的在踏进这个现实的天堂。

(提示:以下这张“步入天堂里”地图示意图,除了“天堂湖”/“地狱湖”以外的名称几乎都是是个人发现想象虚构后自定义的,望尽量以此来表达梦幻的现实“天堂”,后面部分的文中提到的名称将以图中标注为准!)

差不多半小时左右,我们经过了第二草原林管站,接着爬上了前方一处云杉林间草坡,来到了一处苔藓及绿草覆盖的乱石平台上,形成有趣的“奇石迷宫”环境,这时我们已经来到了“天堂北塔”(这座山峰北壁呈现完美的金字塔形)的身边,这时它侧过身演变成一展翅待飞的“天堂巨雕”的模样,而对面“天堂之口”北侧的“天堂元帅”的南面山头此时变成了一只“天堂巨鹰”交相辉映,营造出“天堂北大门”超凡的宏伟气势。


回首遥望,远处灰暗的山川已是北疆的之地,我们此时身处南疆,离北疆越来越远了。

在这里休息等候之际,我们站上一处小草坡上朝西望去,清风给我们指出对面的那片山体的左侧就是龙脊线的方向,作为优秀的领队,给队员拍照也是非常的尽职尽责。

一只“天堂之狗”——小白,从第一林站开始一直跟随着我们,之后还我陪我们到了天堂湖,最后还送我们离开天堂湖,真是非常的可爱又温顺。

在这里待了20分钟左右我们才继续朝天堂迈进,各种奇异的巨石不断地涌现,想要留住我们。突然眼前一个仿佛鲸鱼一样的巨石“天堂之鲸”跃出草地,我顿时激动起来,立马朝它跑爬了上去,与它一起感受这份神奇,它就像是镇守着“天堂北大门”的勇士,唯有经过它的允许才能进入天堂。

刚离开“天堂之鲸”突然左侧又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天堂巨蜥”,还带着两个小宝宝,我顿时放轻脚步,以免打扰到它们。穿出这片“奇石迷宫”之后,眼前是一条绿色的凹谷,在不远处的乱石坡上2棵并列的云杉树站在一处石台上,给我们提示着方向,“天堂巨雕”(天堂北塔东壁)张开它的翅膀为我们护航。很快在接近双树的时候开始朝左侧转向,不远处差不多200米高的草石坡堵住我们,有一条较明显的斜线路迹通往草石坡的顶端,那里就是“天堂达坂”(3050M)。

看来要进入 “天堂”,还需要最后这一点小小的考验,我还是没有和大家一起跟着路迹的斜线缓坡而上,我选择了直上。十分钟左右我率先爬上“天堂达坂”,然后放下背包等着大家一起跨越达坂,此时的“天堂巨雕”仿佛腾空飞起般恭贺我即将进入“天堂”。等着大家都来到了“天堂达坂”上又休息了一阵,我在这里待了差不多40分钟后才开始正式走进期盼中的“天堂”。

刚一过“天堂达坂”,我就被左侧的几乎垂直的“天堂北墙”的大岩壁所吸引,看到前方一个巨石,我一下跑跳了上去,在“天堂北墙”前留下我的身影。

随后的路程是穿越通往天堂湖的“天堂大草原”,眼前高耸的大绝壁与巨大的流沙坡形成壮观的视觉,撼动心扉。走下天堂湖达坂后,一片湿地躺在我们右侧的乱石草坡间,在它的南面出现了两座壮丽的雪峰,凭感觉天堂湖应该就躺在他们怀中。

我加快脚步从“天堂北墙”前走过,接着翻过一小个乱石草坡后进入到另一片大草原上,靠着左侧的“天堂东墙”前行,南面的雪峰在云雾中若隐若现,透着超凡神秘的气质。感觉就要见到天堂湖了,我不由自主的开始兴奋起来,在东面和北面及西面三处大岩壁的陪同下继续向前。

差不多下午15点左右,突然间一股仙气袭来,雨点随之洒落,看来这是要为见到美丽的天堂湖之前增添气氛。5分钟后,我眼前呈现出一片朦胧神秘的景象,天堂湖就好似藏在那薄薄面纱之后,静静的等待我前去拨开它……

只是越往前走雨变得越大了,还好前面有一些大石头可稍做一点遮挡,但是雨还是很大,看到前面有牧民在石头间搭起的帐篷,我们几个队员只好去打扰他们避一避雨。由于下雨时毫无准备,我都没来及从背包拿出软壳衣穿上,只穿了件速干衣,现在牧民的这个帐篷已经挤得满满的无法放下背包,不一会儿,我的身体就开始发凉了,手上全是鸡皮疙瘩,也只好尽量忍着,默默的祈祷着外面的大雨快快停下来……


差不多等了2个小时雨才终于停了下来,感谢了牧民后我们走出帐篷,去往旁边100米左右的平台草原上扎营。真是太幸运了,雨过天晴,一上到草原平台,立马被眼前的一片翡翠般的湖水所撼动折服,经过4天的跋涉我终于步入天堂里,来到了天堂湖边。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17:30左右了,大家都在开始准备扎营了,由于刚下了雨,草地上很潮湿有些地方还比较泥泞,加上有斜坡也不太平整,选了半天终于选了个地方扎营,能保证头朝上脚朝下较舒适一点的感觉,这时旁边的呆呆熊给我建议了一下,为何不把帐篷开门朝着“天堂湖”呢?我才顿时回过神来,于是开始调整帐篷,就这样打造出我的7星级度假房“小白”,坐拥山湖美景,体验极致享受。

吃完晚饭后19点左右,这时的天空已经完全放晴,我约上小伙伴周林一道去走走拍照,此时的天堂湖为我们呈现出它那震撼无比的美,漫步于这现实的天堂里,融入这幽静深邃的蓝色中……

在营地西面的地方转了一下后回到营地,我想着去往营地北面的山坡上去看看,这样可以看到更大的画面以及更开阔的视野。不一会儿,又再次看到“天堂北墙”露出了它壁立千仞的完整峰顶,此时的阳光已经开始落西,巨大的山影压在天堂湖上,只剩下一块梯形的玉色水面,形成特别的光影效果。

这时我发现一块巨石凸出湖面,顿时我的心中有了想法,我找好点构好图,让周林帮我拍摄,我很快冲下坡去,开始徒手攀爬那十多米高的巨石,由于之前练过攀岩,所以很快的就爬了上去,我置身于绝美的“天堂湖”中,遥望着乌孙公主化身的雪峰(后面翻看照片才发现,我们营地正对着的那座雪峰完全就是一个躺着的女子形象,于是我个人自己将它命名为“乌孙公主雪峰”),那远去的史诗藏于这片幽蓝之中……

(2000年以前,这条古道上走来过一位娉婷佳人,进入了龟兹的绛宾王室。从前车马很慢,龟兹王爱上了解忧公主的女儿弟史,要翻过天山,沿着天山沟沟坎坎地走,靠着马,人的腿,走过这条古道,走过千山万水,走过高山上的一面湖水——天堂湖,踏出了一条大名鼎鼎的爱情路——乌孙古道。弟史公主从这条路翻越天山,嫁给龟兹王,用爱情的力量,写就了西域36国中最为强盛的乌孙国与龟兹,以及汉朝相亲相爱的历史。——摘自网络)

然后,我小心翼翼的倒攀下了巨石,安全顺利的回到草坡上返回到营地,看着对面的“乌孙公主”雪峰,久久的回荡在那不朽的时光之中……

一小时后已是晚上21点,天堂湖开始上演霞光晚落的迷人景象,“天堂西谷”尽端的“天堂皇后侍女”雪峰也露了出来,可惜这个角度的“天堂皇后”被它前面的卫峰给挡住了,我被眼前不断地变幻着美妙的画面所感动:“天堂不过如此也!”

傍着天堂湖水,伴着雪山公主,天堂之夜恍若似梦......


五、攀爬阿达坂

(天堂湖北营地3050M——阿克布拉克达坂3850M——狭窄的谷中营地2700M,时间2018年7月11日10:30——19:30,22公里,徒步9小时,徒步总行程82公里)

在持续的呲呲呲的“天堂之声”中醒来,昨天下午临近天堂湖前感受到了“天堂之雨”的神秘与冰冷,今天清晨“天堂之雨”又来为我们营造氛围。我只好待在帐篷里静静的聆听着这美妙的乐音。

差不多早晨8:45左右,雨水终于开始渐渐变小起来了,我忍不住打开我的帐门,雨雾中的“天堂湖”散发出润泽的光彩,我坐在帐篷里戴着耳机听着那首我非常喜爱的“CALLING THE RAIN”,伴着雨中的天堂湖,再次迷醉于我眼前真实的天堂里……

一会儿,“天堂之狗”和“天堂之牛”先后都来与我道早安,与它们一道度过了一次难忘的天堂里的早餐时光。

由于雨一直在下着暂时没有停下来的节奏,大家都继续待在自己的帐篷里,今天本来计划9点出发的看样子只有推迟了,刚起床之时还担心如果一直不停地话是不是要多待一天再走了。

早上9:30左右,外面的雨终于变小了,此时的天堂湖被雨水清洗后焕然一新,顿时让我感到这是为了我们今天的离别,天堂湖特意让“天堂之雨”为它打扮了一番,为的是用它最美的一面来送别我,心中甚是欣喜。突然间,我又有了新的发现,在天堂湖南面一座勇士一般的“天堂守卫”山峰矗立在湖边看护着它,昨天由于下午光影的关系没有注意到,今天在它身后云雾的衬托下,终于清楚的看到它了,我们一南一北隔湖相望,待会我还会来到它身边。

此时望着外面的仙境,我再已坐不住了,穿上徒步鞋离开帐篷,冒着小雨开始感受这难得的天堂之晨。首先,我被东面的云雾缭绕的黑白意境以及那盘踞在巨石上的“天堂之羊”所吸引,好一幅仙气十足的“天堂牧场”胜景,透着与众不同的气息,在这里生活的羊群也许比其他地方的都要幸福吧?顿时在我头脑中联想到了那张氛围后黑专辑的封面,颇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感觉,耳边仿佛奏响起那美妙的乐曲……

随后,我想着去到昨天下午去过的高坡上再去看看,四周的山体依旧隐藏在云雾里保持神秘。我不断地向上爬到了比昨天还高一些的山坡上,这时的天堂湖非常的平静,像一颗湛蓝色的明珠躺在群山的怀抱中,只有周围山峰上的云雾在山间飘摇舞动,持续的烘托着天堂湖。

差不多早上10:10左右,我看下下方营地很多队员开始收拾整理了,于是我只好开始朝山下走去。下降过程中看到“天堂守卫”身后散发着光亮,是“天堂将军”(4224M)探出头来,它好像也是非常期待着我的到来,在我们攀爬“天堂南墙”阿克布拉克达坂的时候一直陪伴着我。(2天前在快要到达第1林管站的时候,远远的看到过它。)

在我下降到昨天攀爬的巨石旁边后,我又忍不住转向右侧,来到了天堂湖的正北面,此时,有淡淡的阳光点亮了天堂湖,就好似一面蓝色魔镜,变幻着梦幻般的光影,演绎出亮丽的山湖晨光(可以想象要是阳光再多一些的话更是美妙)。

当我跑回营地时,大多数的队员都已经打好背包了,于是我开始快速的整理物品,十分钟左右就整理完毕,这可谓我最快的一次徒步打包了吧?这时我们队员全都已经离开营地了,不过还好离得不远,上午10:35左右,我正式开启了新的一天徒步旅程。

5分钟后,我来到了天堂湖的西北角,此时的阳光又被云雾所遮住了,不过感觉天空在慢慢的变亮起来,云雾也在渐渐的变得稀薄。

然后我开始沿着天堂湖西面的草原向南行进,“天堂守卫”和“天堂将军”一前一后的天堂湖对面等着我。接着穿过一片和营地类似的巨石和草地结合的草坡段,前方湖边一只“天堂之鸭”仿佛正要游进湖中,很是有趣。


继续朝前行进,这时在“天堂守卫”的东面渐渐的展开了一个巨大的山谷,也将天堂湖拉出了月牙般的形态,那里是“天堂东谷”,群峰簇拥着“天堂王子”雪峰(4703M,应该是天堂湖区域第2高峰),遗憾的是此时它被云雾笼罩着,无法看到它冰封王座般的霸气场景,只好找来前辈“游梦020”拍的照片补充一下,安慰的是2天前在翻下琼达坂的时候远远的看到过它,以及今天下午快到营地的时候看到了它金字塔状的险峻南壁。

我离开营地半小时了,我们的大部队员已经到达了前方的一块大的三角形白色碎石滩上了,那移动的彩色小点跃动在这片灰白蓝三色的画布上无比的动人。我也想要成为那其中的风景,于是朝着那片碎石滩快步小跑过去。

5分钟后我来到了这片大碎石滩中间的位置,跟随大碎石滩向西面深入构成了一个两边都是陡峭大岩壁围合起来的“天堂西谷”。它与天堂湖对面的“天堂东谷”构成了一条东西向的大轴线,将天堂湖分为南北两块区域,同时也算是将乌孙古道分成了南北两段,从这开始我们就正式进入后半程了。

这时离“天堂守卫”很近了,“天堂将军”也露出了它险峻的北壁,在碎石滩的南端是“天堂栈道”的入口处,将引领我们穿行到天堂湖南岸去。

我开始踏上这条在崖壁上开凿出来的“天堂栈道”,伴着大美的天堂湖景,走在险峻的栈道上别有一番滋味。这时,前面聚集着队友们在一个U字形的路口处拍照留影, 我知道那就是徒步线上非常知名的一个拍摄点“老虎口”了,我们轮换着相互帮忙拍摄留念。

走过老虎口后,栈道变得越来越险峻了,有些地方还要提防头上凸出的石头一面撞着。过了几分钟后,前面出现了一个开凿出来的“老虎洞”,穿过洞口后,前面不远处就是天堂湖南岸了,回望“老虎洞”可以想象曾经古人在此峭壁上开凿的艰辛,连通了南北天堂湖,打开了一条南北疆交流的史诗之道。

望向北面的天堂湖呈现出不同感觉,从南面更多的是呈现出天堂湖秀美的气质,从北面看展现出的是它大气的一面。

这时,我发现了一块伸到水中的大石头可以作为一个比较好的拍摄点,于是在我的建议下,在这里留下了与天堂湖的大合影,那山湖一体的雅致景色深深的映入我的心中。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了“天堂守卫”西面的草坝上,这里处于天堂湖正南面,在它边缘凸起了一块半岛,我们这次来天堂湖水位感觉有所下降了,看以前驴友们拍的照片水位高的时候,它在水中形成一座孤岛。

草坝的后面就是三处陡峭的大岩壁围成的“地狱之谷”颇具压迫感的威慑气场,一条曲折斜向而上的路线通向高处的碎石坡顶,让我不自觉的想象着后面将会面对什么样的挑战?

此时中午12点左右了,由于今天早上下雨比计划晚了一个半小时才出发,所以我们在这里不作过多停留,接着开始今天的主要挑战——攀爬“天堂南墙”阿克布拉克达坂(3850M),也是整个乌孙古道中最难的一段!从这里开始就要与天堂湖正式分别了,我不舍的转过身来,深呼一口气,准备好了自己,开始踏入“地狱之谷”中。

快速的穿过了草坝后,就开始了碎石坡的Z字形连续爬升,抬头望去,那黑褐色的高大峭壁压在头顶上方,让我不禁加快脚步从下方直上一段碎石坡后再经过一长段斜向上乱石坡路来到山谷中间的一处平台区域。

随后绕到山谷平台的右侧后继续爬升一段很陡的碎石坡,差不多25分钟左右,爬升到这段陡坡上部的乱石草坡中。回望此时的天堂湖,“天堂北大门”与“地狱谷”遥遥相接构成一条南北向的轴线,连通出天堂湖唯一的可行通道,不同的是“地狱谷”通往的是高大艰险的“天堂南墙”阿克布拉克达坂,才能走出天堂。在“天堂守卫”与“天堂半岛”以及队友们的陪衬下天堂湖显得格外靓丽,它用这超凡的美景送别我,而我早已将它深深的铭记于心。

又爬了5分钟左右,我率先到达了乱石草坡顶部平台上,还在回味着天堂湖的美,突然间,前方一处隐秘的胜景将我完全带入到了另一番天地之中。我顿时兴奋不已,赶紧放下背包,在乱石间穿梭跃动欣赏着眼前的这般壮丽的画面,一条白色的“地狱飞瀑”从其上方神秘的雪山间倾泻而下,蜿蜒的经过一片三角形的白色碎石滩后流入同样是三角形的青玉色的“地狱湖”中,两者一起又拼构成了大的三角形“地狱空间”。这一处景观简直就是一个惊喜,属于我个人很喜欢景致,由于我徒步前没有详细的研究路线,只是大概的翻阅过几篇网络游记,不知道在天堂湖的南面山谷中居然还藏着这处神奇的美景。

突然间,一个人影(应该是昨天在营地遇见的一个独行的徒步者)闪现朝着瀑布走去,那一点红瞬间打破了这个有些冷酷的时空,为我呈现了无比震撼的对比画面。

这时,有队友们也走上来了,我赶紧让队友帮我留下我的身影也帮他们拍摄。大部分队友由于之前攀爬陡峭的碎石坡感觉有些疲惫都无暇于眼前的这番美景,继续朝着地狱谷里面走去,而我却迟迟不愿离开,我被“地狱谷”深深的迷住了。这时的队友们已经陆续进入到了那块白色碎石滩上,再次成为我眼中动人的小点。

好像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后面了,只好也动身踏进这神奇的“地狱世界”里,渐渐的“地狱湖”变得开阔起来,几分钟后我也来到了那片碎石滩上,近距离的来到了“地狱飞瀑”前,更彰显出峻峭气质。

接着我们开始横穿白色碎石滩,这时看到湖对面出现了2名队友的身影,我还以为我在最后,看来刚才那段碎石坡真是磨人,可是这只是热身,后面还有更加艰难的路程等着我们挑战呢。穿行在这个四面都被悬崖峭壁包围的透着一股幽闭冷酷气息“地狱时空”里,不自觉的就迷失其中了……

几分钟后,那条蛇形流动的白色河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尽量找了一处窄一点的河道,一个快跑飞身跨越了过去,一些队友只好脱鞋踩过去。

差不多中午12:50左右,我穿越了这片碎石滩来到那边的一处草坡边上,大伙都在这里歇息。这时的“地狱飞瀑”就好似一条轻薄丝滑的白色纱巾一般系在那黑褐色的大岩壁上,发出呜呜呜的声响为我们奏响着神秘深远的“地狱之歌”。此时我还发现泛着银色光芒的“地狱湖”是一个没有出口的堰塞湖,很是神奇!难道它是通往地狱的大门麽?不禁让我浮想联翩……

突然,发现在我们的左侧山脊上蹲守着一只巨大的“地狱之猿”,由于之前完全被“地狱湖”与“地狱飞瀑”所填满了视线,对于我刚才的忽视它仿佛也不太在意,专注的望向“天堂将军”及“天堂南墙”的方向,它就像是“地狱湖”的守护者,时刻保持着警觉,而在与之相对的北面地狱谷口的“天堂卫士”也是专心的守护着“天堂湖”,向它们致敬。

我们在这里午餐休整,为了之后更加艰难的攀爬补充好能量,中午13:30左右,我们开始整装出发,开始了此次行程最具挑战的一段攀爬。

从我们歇息的背后的碎石坡攀爬了5分钟后,仰头一望顿时被庞大陡峭的大岩壁给震住了,这是“天堂将军”的山脚,高耸的塔尖在那缥缈的云雾之后若隐若现。身后两处三角形的险峻大岩壁形成一处冰川谷槽,在它们的上方应该是“天堂皇后”(4493M)的东壁,可以浓密的云雾将它隐藏起来了,不过还是幸运的,在2天前下降琼达坂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了它圆润的西面大雪顶。

然后我们一直沿着“天堂将军”脚下的碎石坡攀爬,越往上坡度也变得越陡峭,身上背着30多斤的背包爬这样的坡,更能激发自己的能量挑战自我,看着队友们在这般壮美的峭壁下攀爬,更加展现出了重装徒步的力量与美。

差不多20分钟左右我攀爬上这段极具压迫感的碎石坡路,开始向右侧转向进入一片开阔的碎石平台区域,这时已经来到了“地狱之猿”的正前方,只是这个角度不太像猿猴,感觉更像是一只巨大的“地狱之蛙”。而站在这处平台上朝北望去,终于可以看到“天堂湖”和“地狱湖”同框出现了,一篮一绿镶嵌在这崇山峻岭之间,散发着瑰丽的光彩。


接着开始朝着前面的碎石丘陵缓缓的爬升着,视线高处一座雪峰露出半边脸来,那是“乌孙公主”雪山,也是被着浓雾遮住看不到全貌,还好有天堂湖一直在我们身后给我能量与支持继续挑战。

这时,在我所站的碎石丘陵一直向南面延伸而上,在两侧嶙峋的石壁之间有一段凹处的山脊线形成一道高墙,那里就是我们待会要到达的“天堂南墙”阿克布拉克达坂3850M(当时还不是太确定这里就是达坂)。而前面几名队员跟着领队清风继续朝西南方向的一段超长超高的碎石坡走去,那段碎石坡穿过两边的黑褐色峭壁,一直连通到了左侧的阿克布拉克达坂。在我们左侧的“天堂将军”展现出了它无比壮观的西壁,气势恢宏,在它的后面,“天堂守卫”又出现了,早晨在它俩的邀请之下,我现在都与它们一一近距离见过面了,甚是愉快。

由于这条“地狱谷”处处充满着惊喜与美,我不时地走走停停,一直走在队伍中间的位置,于是我赶紧加快脚步朝前面的队友追赶上去。十分钟后,我来到了之前在下方看到的超长的碎石坡脚下,几名队员跟着清风身后无比缓慢的向上移动着,在这片灰褐色的碎石坡上划出一条动感的曲线,接着我也加入他们,开始用我的脚步在那道曲线上滑动。

6分钟后我爬上了这段碎石坡,来到小块乱石平台上,一头死去的“地狱之马”躺在乱石之上,更加凸显了这一段“地狱之道”的艰险。看着我们马帮师傅骑着马在前面攀爬,我脑中顿时浮现出古时那成群结对的马帮在这般险峻的碎石坡路上攀爬的盛况场景,也让我联想到千百年来为了南北疆的交流与繁盛,不知有多少的马匹做出了它们重要的贡献,在这条天险之道上逝去。

这时,我看到前面的队友开始沿着右侧的一段Z形路线爬升着,而我眼中画出了一条直线通往上方的一处山头,身后的“天堂将军”露出它无比强壮的身躯,带给我强大的力量,我开始了踏上我的路线。途中,“天堂湖”与“地狱湖”又再次出现了,也来为我加油,还有一名队员也尝试走我的路线。5分钟后我就爬上了那处小山头,来到了领队清风他俩的身后,此刻在我的正对面,是“乌孙公主”雪峰,它露出了它的脸庞来迎接着我,终于经过了4小时的跋涉我来到了它的面前,时空翻转,情景转换,不变的是我的内心依旧欣喜不已。(由于没见着全貌,找来网友wenjun1024拍摄的全貌参看一下)

之后又是一长段碎石坡的攀升,这时看到后面又有3名队友也走我攀爬的路径,而我和身后的队友们一起在这条碎石坡上踏出了一条蛇形蜿蜒的“地狱之道”,伴着远处的“地狱湖”及“天堂湖”呈现出极致的攀爬之美。

差不多中午14:30左右,我爬上了这一段碎石坡,这时的路线开始朝右侧的冰川与黑褐色碎石混合的凹谷靠近。在那黑白穿插的乱石坡下,在“乌孙公主”雪峰的陪伴下,以及身后一直未露面的“天堂皇后”及卫峰们(应该是“天堂皇后”和3座卫峰的东壁,只好又找来前辈“游梦020”拍的一张照片做个参照,它们连同左侧的“乌孙公主”雪峰东壁一起构成了“地狱谷”中最震撼无比的大岩壁,而与之相对的是同样壮观的东面的“天堂将军”的西壁)的支持下,我一路开启快速攀爬模式,用时20分钟时间成功的完成了最后这一段碎石坡的攀升,与清风一道率先到达了坡顶端,攀爬出了艰险的“地狱谷”。这时,正对面的“天堂将军”终于露出了它的真容,那威武雄壮的身躯与西面群峰的大岩壁相呼应,将整个“地狱谷”围住,只在北面向着“天堂湖”敞开。而在“天堂将军”的左侧与之相连的一条几百米长的平坦山肩就是“天堂南墙”阿克布拉克达坂了,此刻,我与清风正站在“天堂南墙”的西面端头处。

我们在这里歇息等候后面的队友,这时在“乌孙公主”的身后隐现出了“公主侍女”峰的身影,下方的队友们继续着它们最后的挑战。

后面一些队员陆续都上来了继续朝着达坂的另一边先去,我和清风在这里待了十分钟左右,看着在后面的队友也跟着上来了才朝着“天堂南墙”的东端走去。

走在着几百米长的阿克布拉克达达坂上,2千年多年的西域史诗仿佛在眼前闪过,只有这些群峰见证着这沧桑的岁月与时光的变迁,而我从步入天堂里到此时的离开,仿佛经历了一次绝妙的时空旅行,回味无穷……


依依不舍的与“天堂湖”与“地狱湖”告别,这时,在我的视线前方,出现了在“天堂将军”身后驻扎的“天堂军团”,将在随后的路程中一直护送我们走出“天堂南门”并到达今天的营地。在它们左侧后方的“天堂王子”又显露出它庞大的西面大雪坡,仿佛也期待着能再见到我。

眼下方,队友们正在灰棕色的流沙坡上下降着,好一幅壮观的石漠荒野的景象,与“天堂”北面完全不同。差不多下午15:10左右,最后看了一眼“天堂将军”后,调整好自己开始了我的急速下降。一路采用越野跑的方式,很快赶超过了前面的队友以及走在最前面的马帮师傅,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下降到达坂下方的河道中,再次体验了一把酣畅淋漓的重装速降。(之前在博格达简单达坂的大雪坡速降了一次,这次是在这种碎石流沙坡上体验)

不一会儿,马帮师傅也下来了,他们没有停与我打了招呼后继续下降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刚才河道边不远处坐着的那个独行徒步者,刚才冲下达坂后,由于很累我一时半会儿没恢复过来没注意到她,在天堂湖时候我们见过,之后和她和我们一起走出了黑英山。

然后,我继续等着后面的队友们陆续的下来,此时的“天堂将军”只露出它南侧的头部来,从这里看去就好似一座“塔楼”矗立在高大宽敞的“天堂南墙”之上。而在今天的行程中,队友们再次成为了我眼中靓丽的风景线,展现着这条千年古道历久弥新的美。

不一会儿,突然天空飘落起雨来,这时大部分队员都已经下来了,不宜过久停留,于是我们沿着河道继续朝下撤离。带着轻快的脚步伴着雨点,最后再感受了一次“天堂之雨”,也是美妙。不一会儿,左侧的山墙上也矗立着“塔楼”呼应着“天堂将军塔楼”,一起构成了“天堂南城墙”感觉的场景。

一刻钟后,我们跟着河道开始朝左侧转向,这时前方在一个巨大的U形山谷口呈现眼下方,这里就是“天堂南大门”,远处是西天山的南面群山,我们还要经过很长的路程才能走出天山。

差不多一刻钟后,左侧又出现了一座“天堂塔楼”与之对应的山谷口右侧是“天堂南塔”,也是一座金字塔形的岩石山峰与“天堂北塔”相呼应,只是它是黄棕色的岩石山峰。“天堂南大门”是一处3条小河流汇聚的地段,一起构成了博鳌孜克里克河的源头。

之后我们就沿着博鳌孜克里克河一路顺流而下了,刚一走出“天堂南大门”,“天堂之雨”戛然而止,眼前是大片的绿野山谷清洗着我的眼睛,之前穿越“地狱谷”和攀爬下降“天堂南墙”眼中尽是灰色的世界,顿时整个人也变得清爽了许多。

差不多下午17点左右,回过头望去,这时“乌孙公主侍女”露出了它高挑的东北石壁,而“乌孙公主”雪峰则升腾起了一股壮丽的蘑菇云,仿佛是在欢送我们的离去。

在它们的陪伴之下,我们继续走下草坡,进入博鳌孜克里克河道穿行,差不多1小时后经过一处河湾后,就与它们告别了。

随后我们继续在河谷中穿梭而下,沿途还经过了一处较大的牧场,沿途还看到了一些遗迹,应该是古人遮风挡雨和休息的一些地方,在途径一处石头开凿的栈道的时候,“天堂王子”有再次出现了,这一次它是在深谷的上方耸立着它那无比陡峭的金字塔形南壁,与它的西面大雪坡形成反差,彰显其王者之气。同时,令人欣喜的是,在河谷右侧的草石坡上出现了一颗孤树,甚是特别。这2天来都没有看到过一棵树,它一下给这个有些荒芜的山谷一下注入了无限的活力。

继续行进了半小时左右,我们又跟着河谷绕了一个很大的弯后,前面狭窄的博鳌孜克里克河谷右侧出现了一大片茂密的树林,差不多19:30左右,我们来到了又一处平整舒适的5星级营地,结束了这美丽无限又精彩纷呈的一天。


六、踏出黑英山

(狭窄的谷中营地2700M——博鳌孜克里克河谷——黑英山山口2000M(徒步终点)——库车县,时间2018年7月11日09:20——17:10,29公里,徒步7小时50分,徒步总行程111公里)

从梦中的天堂里醒过来,开始准备着最后一天的长途跋涉,早上9:15左右,我们最后一起大合影后就出发了,刚一经过这片树林就是一段陡峭栈道,随后跨过一座木桥,沿着河道左侧行进。

从营地开始后,河谷中植被也开始变得丰富起来,河道也变宽敞了,伴着蓝天白云的好天气,轻松的漫步在博鳌孜克里克河的晨光山色之中。

早上10点左右,前面河谷左侧的峭壁上又出现了一处栈道,踏过栈道后又是回到河道中穿行,差不多半小时,进入到一大片灌木丛中,又是半小时才从灌木丛里走出来。

博鳌孜克里克河谷极尽全力的的为我们营造不同的河谷景观来打破它略显单调的河谷风光。之后一段河道的景观变得荒蛮起来,加上越来越热烈的阳光渲染和枯树枯木的点缀,更是感觉荒凉。从出发就穿上了溯溪鞋也终于派上用场,开始了不断地涉水过河,也记不清次数,从开始的小心翼翼到渐渐的见河水就直接下水硬趟过去。中午13:30左右,终于在前方再次看到了一片胡杨树林,我们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朝它走去,我们在这片水林间午餐休整一下。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继续在烈日之下出发了,不久之后来到了一个河道大拐弯处,看到左侧的山脚上有一处栈道绕着河道,但是在这般炎热的天气下,大家都宁愿在河道里涉水还可以凉爽一下自己。只是越是到博鳌孜克里克河的下游水量也变得越来越大了,过河时也变得危险起来,我还好感觉自己能掌控都独自过了河。随后走了不远后又是一道大河河湾,与之前河湾一起构成了一段大Z字形的河道。之后又记不清过了几次河之后,前面出现了非常平坦开阔的河谷地带,在河道的左侧还有一大片灌木丛,灌木丛中还有一块胡杨林,在远端还有几颗高耸的白杨树,在白杨树下隐约看到是一处房屋,心里顿时从有些麻木与疲乏的状态中兴奋了起来,因为我以为那里应该是到达终点了,看上去很平坦的地方,接我们的车可以到达,差不多下午13:40左右来到那处房屋边上,结果是牧民的牛羊棚子,此时的天气太过炎热,我水壶里的水已经空了,我们找了一颗大树下歇息等候一下后面的队员到来。

第一天进山的北疆库什琼台河谷与最后一天出山的博鳌孜克里克河谷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河谷景象,不过也正是这般强烈的反差也早就了乌孙古道多样丰富的路线。

在这个大树下休息了半小时之后,我们继续朝着最后的一段博鳌孜克里克河谷迈进了,刚一走出这片绿野,又回到了河道中,这时的河水量更大了,我和清风站在河中保证大家安全的通过。

之后又是不断地在河道中涉水穿行,差不多16:40左右,在博鳌孜克里克河谷的上方,出现了一个深V形的蓝色苍穹,我直觉黑英山口就要到了,顿时内心开始激动起来,果然,又绕过一处河湾后,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河口,再已没有了遮挡,远处的云朵低沉的漂浮在平坦又开阔的地面之上。过完最后一次河后,我们成功顺利的踏出了博鳌孜克里克河谷,继续向前行走了一公里后,于下午17点整,走到了本次徒步的终点黑英山口的石碑处。

回望不大的黑英山口,在那蓝色苍穹中的白云之下,却是隐藏着一条绝美的梦幻史诗之路——乌孙古道。

尾声

葱郁的西天山北牧场,高耸的云杉林,奔腾的白水河,仙境的蓝湖水,壮美的雪山群,荒野的西天山南峡谷,一同构建了多元又精致,秀美又荒蛮,沧桑又细腻的乌孙古道。

穿梭于广阔的绿草原,漫步在山湖的秘境里,跃动于沧桑峡谷中,踏进山川又自成风景,让身体随着白云融入蓝天,让心声伴着细雨落入幽湖,追忆不朽的史诗,穿越千年的时空,步入天堂里,乌孙古道行。

——“进乌孙,近天堂,净心灵,敬自我”

备注

A、徒步结束后的第2天,由于返回乌市的火车下午晚些时候才开,还去了一趟著名的艺术宝窟-拜城克孜尔千佛洞,近距离观看这千年前的画面与色彩,感受着悠远沧桑的残破艺术。

B、此篇“步入天堂里”与“冰岩之道”环博格达重装徒步是兄妹篇,时隔一天时间连走了2条新疆著名徒步线,体验了别样的东西天山胜景,天公作美,山神眷顾,经历了两次完美的旅程。

C、文章中的第四/五章节中的大多数诸如:“天堂守卫”、“乌孙公主雪峰”“地狱之猿”等名称都是个人发现想象虚构自定义的,为了更好的构建一个梦幻与现实交织的神奇世界。

D、图文中注明了很多山峰高度是自己查证标注的可能有误差,仅为展现出更加完整与细致的记录。(除了“天堂之王”及“天堂次子”峰由于处于天堂湖东北深谷,偏离徒步路线太远没法见着,其余注明的山峰都与我相见了,太幸运了。)

E、本次重装徒步单反手机轮番拍了一共1300张照片,尤其感谢小伙伴周林帮我拍个人照片,文中也引用了几张队友“人生如梦”/“呆呆熊”以及网友“游梦020/ wenjun1024”的照片都已注明,最后也谢谢有缘一起同行的领队清风及队友们在我眼前呈现出了极致的徒步之美。


“踏入古道寻觅天堂”-21600字,精选700张照片,跨越千年,感受史诗,绝美乌孙,天堂之旅!
冰糖葫芦XB 发表于 2020-8-14 17:26 大美!细细拜读了小帅锅的文章,种草!照片多,特别是天堂湖,各种角度,叙述详尽,很有参考价值!赞!!!

谢谢!走的时候还没觉得怎么样,2年后整理想象了一下写才觉得太完美的这次“天堂之行”
认真看文字的读者也赞啊!!!
冰糖葫芦XB 发表于 2020-8-17 10:58 看了一遍又一遍,中毒

真的麽哈哈,能感染到读者是我的荣幸哈哈哈
以后再接再厉a ......(

更多排行:"步入天堂里"——乌孙古道重装徒步! - 乌孙古道游记攻略

相关文章

  • 共享电动自行车在广东江门被叫停 平台限期回收!官方介绍政策背景

    共享电动自行车在广东江门被叫停 平台限期回收!官方介绍政策背景

    共享电动自行车在广东江门被叫停 平台限期回收!官方介绍政策背景,  共享电动自行车在广东江门被叫停平台限期回收!官方介绍政策背景   2020-09-0910:01·稿源:快科技   相较于其它通行车辆,电动自行车更为实惠、便利。而共享电动车的出现,也给那些用车出行不多的用户,提供了一 ......

    阅读: 4

  • 藏在南太行的大清造天梯——北扒绝

    藏在南太行的大清造天梯——北扒绝

    藏在南太行的大清造天梯——北扒绝 - 文章 - 8264户外 - 8264.com,8264户外...

    阅读: 3

  • 川西秘境 |  九架棚沟霸王山

    川西秘境 | 九架棚沟霸王山

    霸王山海拔米,和众多邛崃山脉的雪山样,它也有个藏语名字,称之为塔瓦王正柔达,直译过来就是篮子山神的意思。霸王山西壁万里城视角摄影三晋与嘉绒位于阿坝州小金县与理县交界地带,属于两县的界山,大范围上属于邛崃山脉。霸王山南坡是九架棚沟,其东北坡是在猛古村的黄土梁沟,而西边小金县境内则是去年热度较高的虹桥沟 - ,8264户外...

    阅读: 6

  • 爱恨船底顶,广东户外毕业之旅

    爱恨船底顶,广东户外毕业之旅

    船底顶,广东户外的毕业线。一直有一种可望不可及的感觉,因为船底顶穿越地形复杂,有丛林、溪流、峡谷、乱石坡等各种山林地貌及风险,天气又多雾多雨,体力能否跟的上,能否走完全程,装备是否满足等等,都需要综合考虑。从去年起就开始关注并陆续做着准备工作,月份重新购买了帐篷、防潮垫、睡袋、背包、头灯等等,寻找合 - ,8264户外...

    阅读: 5

  • "步入天堂里"——乌孙古道重装徒步!

    "步入天堂里"——乌孙古道重装徒步!

    引子乌孙古道,最早我是在网络上看到了天堂湖(阿克库勒湖)绝美的照片被深深吸引,于是在心中默默的期许着有朝一日一定要亲自去徒步乌孙古道,一直幻想着置身于那天堂般的时空之中……乌孙古道,是汉代西域乌孙国南通龟兹国的交通要道,是贯通天山南北的咽喉,它是一条积淀了几千年历史和文化的史诗之道,想去亲身感知那千 - ,8264户外...

    阅读: 2

  • 五台山朝圣| 那段旅途时光那些人

    五台山朝圣| 那段旅途时光那些人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仓央嘉措不知何时起,我们习惯赋予每件事一个合理的目的,做的每件事情都要有意义,下的每个决定都要有理由,似乎这样的人生才是完美的。但是来五台山并需要太多理由,想来所以就来了,我想这样就足够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也阅人无数。苍茫大地,修行的道路不同 - ,8264户外...

    阅读: 6

  • 那玛峰快攀记

    那玛峰快攀记

    有希望是件好事,也许是世间最美好的事,美好的事情永不磨灭。年疫情肆虐,许多行业都受到了冲击,登山界不例外,原本计划好的幕士塔格峰攀登也黄了。好不容易请上的公休假是绝不能荒废的,乘着管控放松的档口,月月日去川西丹巴县党龄爬了个海拔米的夏羌拉雪山。月号晚上回到成都,号休息一天,晾晒整理装备,号一早成都出 - ,8264户外...

    阅读: 5

  • 共享电动自行车在这地被紧急叫停 平台限期回收!官方回应

    共享电动自行车在这地被紧急叫停 平台限期回收!官方回应

    共享电动自行车在这地被紧急叫停 平台限期回收!官方回应,相较于其它通行车辆,电动自行车更为实惠、便利。而共享电动车的出现,也给那些用车出行不多的用户,提供了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不过,据媒体报道,近日,广东江门宣布叫停共享电动自行车,并督促各相关企业悉数回收,这一决策 ......

    阅读: 4

  • 郭喀拉走一次记一生

    郭喀拉走一次记一生

    关于郭喀拉南北穿越网上已经有很多的介绍,这里也不多做说明,去年无意间看到一篇此线路穿越的游记当时在心里就种草了,估摸着什么时候得去把草拔了,结果在疫情刚刚快要结束的时候,去年一起反穿龙眼的队友精彩准备发起这条线路,计划月份穿越,然后我就只有厚着脸皮去跟领导请假了,请好假就开始慢慢准备起来,看游记,了 - ,8264户外...

    阅读: 3

  • 今年出口逐月遞增 自行車出口挂上“加速擋”

    今年出口逐月遞增 自行車出口挂上“加速擋”

    今年出口逐月遞增 自行車出口挂上“加速擋”,不少企业和地区今年以来自行车出口逐月递增,有的甚至出现“爆单”—— 自行车出口挂上“加速挡” 近年来,多地建设骑行专用道路。图为在陕西省平利县,骑行爱好者在绿水青山中享受运动乐趣。 新华社记者张博文摄 “自 ......

    阅读: 11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