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心楼惊魂

2021-07-22 10:02:13来源:中国单车网作者:佚名 阅读量:0

实心楼惊魂
冬季的灵山是户外事故多发的季节,东灵在14年冬季一日徒步时,殒命二人。北灵在09年发生著名的夏子事件,剧烈的降温和疲惫不堪让年轻的夏子在距离徒步的终点一公里的地方被夺去生命。之后陆续还有一些山难。
蜂蜂提出再去灵山扎营。我本来对扎营并不热心,加之去冬已经在东灵扎过一次。勉强提出这次扎营换地,去重装徒步反穿北灵,否则再去单调乏味的东灵实在无趣,蜂蜂竟然也一口答应,我也不好再加反对。北灵路线长,从梁上公路下车点,到柏峪进山口,越略近20公里。只不过我们是反穿,总体海拔在一直下降,需要克服的是大风和低温。尤其预报周日可能有雪,景色可能更加动人。本来兴趣不高的我,有心一试。
也不敢发帖,只说山上偶遇,实际确实撺掇,也终究再加石二一人。高危路线实在不敢当领队,出了事领队逃不了干系,这种事在户外界屡见不鲜。虽然石二装备一般,但预告里更厉害的寒潮在下周才入境。这周天气仍然可控。因此队伍三人成行。
公交到山下,换村民的车上山。开车的是一位五旬大姐,声音却异常粗声粗气。得知我们要去北灵,自然来了一句,“你们城里人找死啊,我们这时候都不进山,你们去了正好,每年都有缺人陪山神爷,今年的缺你们来补了。”话说的好不客气。

  但我也不恼,大姐收钱办事而已。我淡淡回了一句:“我们不怕,该来了躲不掉”。说完我自己心中一凛,自己怎么会莫名说出这不吉利的话来突然间我的手如触电般麻了一下,顿时僵硬而无法控制。
。没想大姐也“咦”的一声,开车并趁机打量起前排的我来。突然眼珠子落在我动作疆硬的左手,只说了最后的话,“你们去城楼子小心点,那里近年有怪事发生。”然后把我们从公路扔下,绝尘而去。。。
下车的地方是北灵公路的最高点,进山口的标致是一个水泥碑墙,刷着护林标语。时光漫漫,文字已经模糊。但是上山道路因为有驴友多年踩踏,更加宽阔。


  石二因为声称冬天去过黄草梁,于是跟他聊起路线来。石二问我,咱们是不是在黄草梁扎营,如果这样,两三小时足够。
我们的路线在跋涉无名二,无名一,留言壁,在实心楼扎营,第二天走黄草梁,十里坪三岔,下山象鼻峰,出山柏峪村。这是把经典的路线反着走,这样海拔就可以由高向低,即使重装,也不至于体力不支。而如果从柏峪村正向穿越过来,一路都是大小不一的爬升,在最后的翻越无名一,二的时候很容易累趴下,如果在冬天,寒冷的低温更加容易对人产生极大的生命危险。所以一路走来,并没有碰到什么山友。
所以石二说的两三小时赶到黄草梁绝无可能,要么鬼打墙,要么当时精神紊乱。于是去问他路上的细节,竟然他也想不起来了。于是我倒吸一口凉气,这条路线本来是一条经典路线。多年不走起,现在竟然有这么多变化。


  队伍前行,在路过夏子遇难地的玛尼堆旁,冲锋衣的头帽拉起,我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还有风的声音。但是我们房仿佛听到花季少女临终前生命陨落的喘息,一路大家再也不说话,一直到了韭菜山。
,韭菜山前。夏天的时候,这里有割不完的野韭菜。我们就在山前埋锅包饺子。如今这里枯草一片。毫无生机。气温虽低,但冬日暖阳,风也不大,一路上升,竟然有微出汗。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上到顶峰,一下累趴。


  此时再继续前行是陡峭的下坡。夏天的时候,无名二前是大草坡,现在却略有残雪和覆盖薄冰。我们穿上事先预备的徒步冰爪。缓缓而下。蜂蜂下的比较慢。我和石二等待多时,才见蜂蜂。他的冰爪竟然坏了一只。我此时有了不详预感。现在已近下午两点,路线还长,不知道还有什么状况等着我们。并且此后,蜂蜂的动作比原先慢多了,也许因为没有冰爪而在暗冰路上小心而行,或是因为膝盖的影响。

  接下来是漫长的下坡夹杂小的上升。二人不断的问我两个相同的问题“还有多久能到啊,是不是快到了”,“不是说没上升都是下坡吗?怎么还有上坡呢。。。。。。”我很无语,也只好好言安慰。


  终于下了无名一,在落叶谷的岔口,这是一条通往废弃的村庄的道路,沟里落叶的堆积有半人多高。但是日薄西斜,我总觉得有什么邪乎劲儿,于是并不想下沟进,依然原计划前行。

  很快进入黄草梁地界。由于门头沟百公里徒步活动,旅游局铺了一条机耕道,从东面的沿河口扎入黄草梁地界,正好与我们徒步去黄草梁的一小段路途重合。沿路还拉着电杆,黄草梁看来不再与世隔绝。本来这条道路是用于越野跑。在这一小段道路上,一下出现了两三个越野车队。看到烟尘滚滚,我不进皱起眉头。
。不过这条机耕道很快又重新变成山路。越野车不再能前行。一队人马正好下车露营,他们撑起房子一样高的帐篷,支起桌椅,用卡式炉炒菜。男男女女好不快活。看到我们背着大包,不禁称奇。一再邀请我们跟他们一起扎营:“我们这有炒菜涮肉,跟我们一块吧。”听得石二军心动摇去。无奈徒步重装和车宿不是一个路数,而且跟他们解释我们要去实心楼。
其实准确说,实心楼是黄草梁长城的一座敌楼。这一带一共有七座城楼,。所以我们把这一带长城又叫七座喽。其他城楼的制式,均为4*3个箭窗,与普通大小敌楼并无二置。唯独中间的一座,仅仅在防御侧有一个箭窗,其他四壁皆为墙面。而且,即使这一窗口也都塞满石料。也就是说,这座敌楼是实心的。这就是实心楼名字的由来。这在长城其他地方并未见到。但是,到底在设计之初就打算建成实心,还是后来而为之。如果这么做,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一种说法,是长城修到此处,根据地势,把敌楼建成高台,便于监视和观察敌情。于是原先的一个箭窗也临时改修填满。然而这个说法过于牵强。城楼到了此处的地势,更像是沟壑中的山头上眺望周边更高的山脉,黄草梁周边是更高的太行山的余脉。长城在这里只有防御,并不利于眺望监视。而且实心楼,修的并不比其他敌楼要高。也就没有能高处远眺的作用。因此,这实心楼为何实心,也就成了长城一个不大不小的迷。
?而实心楼城墙一侧,是一片榛子林,林间是平地。驴友把林地搬来一块块石头做成凳子休息。夏天的时候在林子下扎营能够遮阳。冬天的时候虽然地处山头之上,林子却能减弱风力。实心楼是北灵路线上的一个传统营地。



一车友劝我们,实心楼那边晚上有时候会闹鬼,最好别去。其实所谓的闹鬼,也没人看见,只是据说这里晚上会听到类似战场上的厮杀声。听到这我更觉可笑,多年前走过这里,也没听说过这些古怪事。所以时代和科技发展了,人们也就更迷信了。于是更加的催促二人。车队其他的几个没去过实心楼,一听说古怪事情,也说忙完要到营地来看看我们。
从车友们的营地往前就是小路。我们重装,速度并不快,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走到了山头前,我们只要再爬升一段路,就可以到实心楼营地了。石二对叫我往上看,只见眼前山头满是树林和灌木,树林间阴暗寂静,整个山头好像罩着一团深颜色的雾气,在夜色笼罩之下倍感阴森。我举手所指,面前两条路,一条小路直接上升,另一条更宽,蜿蜒而上,坡势缓和。两条路都一样,到底走哪条?突然扑棱棱几只乌鸦扑棱棱的飞起来,非常诡异。好吧,那我顺应民意,乌鸦代表不吉利。那就走没有乌鸦的小路吧。。。
上升时间不长,只是到了最后的阶段,却总也到不了终点,未免心生懊恼。路上积着一些残雪,反射的光线似乎穿透了阴霾。我们开始听到有人在叫我们。
原来是刚才的车友寻迹而来,于是我们在山坡上呼唤他们,使劲打手势,但是他们就是看不到我们去。他们跟我们刚才一样,在岔口犹豫了,不知该选哪条路。由于他们听不到我们呼唤,不知什么原因,他们退却了,也许是他们害怕了。
而我和石二走在前面。石二既不带帐篷也去没有炉头锅,背得少,所以还能跟上我。终于上到平台,居然又出现了电线杆。这些现代的设施让我胆量倍增。出现了实心楼,也出现了手机信号塔或是天气气象一类的金属杆塔。石二问我营地在哪。实心楼旁边自然是平地,扎那应该合适吧。但是我原先记得实心楼旁还有一大块平地,那才是营地啊。怎么旁边看到的是树林,而且还笼罩着一层雾气。我也疑惑了。于是我往正对着的信号塔走过去,寻找以往的回忆。在透过一团雾气之外,我看到了以往的营地。冬日的榛子林光秃秃的,地上满是野生榛子。在空地的中央,还围着一圈石头,中间是熄灭的火堆。
我盯着着信号塔,心里觉得这雾气好生蹊跷。突然之间,我左手一麻,有如电流传过一般,登时手肘以下感觉僵硬起来。对我左手是半点控制全无。我心中着急,这可并非是失温,一面用右手使劲揉搓,才逐渐缓和,恢复动作。


  此时蜂蜂刚刚到达,和石二两人在实心楼下呼唤我。从空地往实心楼放方向,我能清晰看到他们二人,没有树丛灌木遮挡视线。他们却不知我在哪。简直出鬼。于是把他们召唤过来。赶紧扎营。埋锅造饭。另外二人实在疲累,吃完方便面早早睡去,我一看时间才七点,一轮弯月升起在树梢。我烧水煮点姜茶,穿着羽绒衣裤,羽绒脚套,加上无风,并不觉得寒冷。此时北京全城内应该是雾霾爆表吧。我自己在看我的电子书,隐约间觉察除了帐篷门厅炉头烧水的火光以外,在眼角余光的另一方向还有火堆,可是抬头望去,并无痕迹。也许是我大脑自己反应的印迹。或是一些错误的信号在脑部的反映。这在医学上也是成立的。
我钻出帐篷,看表已经是九点。抬头一看,漫天繁星,顶部的银河特别宽阔。银河有如不规则的白练,横贯夜空。小时候老师说过,那银河不过是群星密集之处,又有多少个天文数字的太阳系存在于浩瀚宇宙之中。在那银河深处,有多少像我们一样的生命生存在那里,他们那高级的一类,是在窥探着我们地球么?
我承认,这是我在北京郊区看到的最亮,最美的星空。只有这样的星空,才会引起人类的遐想。。。。。。或者是瞎想。
我这么站着,也感觉到信号塔在另一个方向也站着。我走着,无意识的往实心楼下走去。。。


  我突然感到右后方是一团燃烧的火,立刻扭头,什么都去没有。星空下的暗淡的树丛而已。再往前走去,远处敌楼燃起烽火,仔细看,又是幻觉。因为在夜色之下,哪怕甚至远处的敌楼都无法去辨识。
我明白这是幻觉。自从左手在川西北得了莫名的伤痛,偶有的各种奇怪的事情随之而来。特别是接近信号塔时,左手再次受创,其中必有蹊跷。
临至敌楼跟前,寂静。眼前只是一座堡垒而已。突然间,有人拿长矛,刺向我身后,还有几支冷箭呼啸而来,直朝我面门射来。我身边突然倒下一名身着甲胄的战士。就在我错愕之时,我身边的一切事物突然鲜活起来。我几乎不知所措地瘫坐在那里,惊恐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
我正身处一个巨大的战场,四处是攻守双方的兵勇。远处黑云压顶,远近不时伴随闪电?的发生。我也一下无法接受眼前是虚幻还是现实。一个不属于我的朝代,敌楼的烽火,攻城的厮杀,就发生在实心楼的内外。七座楼一字排开,但是实心楼这座敌楼之外,确是少有的平地,敌军组织大批的人马从这里攻城。由于力量悬殊,敌军其实已经攻打入长城内侧,正在合力包围实心楼一带的守军。
?噢,不,这不是今天看到的实心楼的样子,这是一座完整的敌楼,敌楼之外的两边城墙堆满了守军战士的尸体。时辰已经是深夜,这最后的敌楼已经被包围。
?
?这座最终的敌楼也看不到反抗。战火映红了天空。最后抵抗的军士也必然是守军的主脑。他们已经全军覆没。或者最多在敌楼里无法动弹。在攻守之间,这座敌楼本身已经残破不堪,一些地方还部分还坍塌了。
?
?这时候令人惊异的一幕发生了。攻方的士兵在主脑授意下,用石料往敌楼运送填塞。敌楼里空间本来就不大。不多时,这座敌楼很快变成一座-丑陋的堡垒,不,他实际是一座石头垒就的坟墓。这是也许敌军对最后顽抗的守军的恼怒反应,又抑或是一种对于战士的敬意。
寒风渐起,到底是这战场的硝烟,还是寒风卷起的沙尘,一下刺激了我的眼睛。我本能的用手遮挡和调节身体朝向。又一道闪电突然劈下。恍惚间,这杀戮最后的场景突然消逝得无影无踪。。。。。
我眼前依然是一片荒草之中的实心楼。只不过,这是一座收纳埋葬尸骨的敌楼。刚才不过是一场幻境。不,它不是幻境,它是实实在在发生的历史。
实心楼的真相原来是如此残酷。。。。。。
寒风送爽,我开始思考这一切的发生。因为这对我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的异象。
也许这是大自然一种罕见的现象。
实心楼一带原本安静。在修了信号塔和增加了一路电线经过后,产生了特殊的电场也形成一个不小的能量场。
而在历史事件发生的当日,因为闪电也形成某种能量场,这种大自然特殊的能量场的相互作用,依靠某种介质,把当时的场景以类似3d录像的形式,录制下来。但是我也不知道究竟这个介质是什么。一直到很多年过后的某一天,相同参数的能量场的发生,加上介质的诱发,打开了这部大自然的录像机。
类似事件其实有过真实发生,大自然会把历史上的某些场景给录制下来,在下雨天的时候因为电场的作用下会短暂播放,形成老百姓说的“鬼影”。
或者也许这个介质和我的脑电波产生某种协同的效应,我眼前并非看到这一切,只是大自然的录像通过我的脑电波作用,让我产生这系列幻像。但是这幻象,却是真实发生过的历史。
而我的脑电波之所以能够接收这些录像信号,被周围电场同步激发,这也许与我手部的异能有关。在我手部发麻这一刻就觉得这里电场的特殊。
我唏嘘历史的残酷。慢慢也走回帐篷休息,无心欣赏美丽的星空。一路心想,这时间会有不可解释的事情,但是必然没有鬼怪之事。但是这样的想法,也很快被我推翻,因为,很快会有一场灾难,在慢慢向我们三人袭来。。。。。。
当我回到帐篷的时候,星空似乎没有这么明亮,而且刚才也起风了。我感觉到了寒意。也迅速进入帐篷。没有想象的那么冷。脚部还套着羽绒套,在经历一整天的体力疲惫和系列的精神紧张之后,我彻底的放松,一夜无梦。野外扎营就是睡得好。就犹如饥饿之时恰逢大餐,这种恰逢其时的舒适感真是令人无可挑剔,再无渴求。就这样一直睡到天麻麻亮。


  还不是到日出的时候。脸部的冰冷显示温度又下降了两三成。起风了,风吹的帐篷发出喇喇的响声。我拉开帐门,风卷着雪花扑面而来。“下雪了”,我竟然自语。再往外看,大地都覆盖了一层白色。我一阵心喜,朝着蜂蜂他们帐篷大叫,下雪了,下雪了。。。。。。对面帐篷传开欢呼之声。
我赶紧起来,拍拍帐篷抖一下雪,四处乱走打望,在周围空地留下一串串脚印。雪才刚下不久,只是覆盖了薄薄的一层,远处的天开始发亮,近处云却发灰暗。看的好生怪异。我突然想起来天气预报说的是今晚的降雪概率上升,而现在还是早上啊,寒流的来临提早了吗?


  我赶紧回到营地,风好像紧了一些,却像刮的没有固定的方向,突然,我的左手一麻,僵硬不听使唤。我心想不好,抬头看天上的云层厚了一些又低了一些。我心想不好,这是小气候。搞不好这是昨晚的能量场爆发了。
于是赶紧叫蜂蜂和石二收拾东西,自己也赶紧收拾。昨日消耗了不少食物和水,因此背包能腾出更加大的空间,所有东西包括睡袋直接往包里塞,懒得用压缩袋了,也实在来不及。一面装包,一面大声指挥另外二人,不要再磨蹭。怎奈一人说找不到睡袋压缩袋,另一人在慢条斯理叠装衣服。
突然,一个小龙卷风带着密集的雪花掠如营地,到二人帐篷上方,很快外帐几乎被拔起,雪片和沙尘直往帐篷里灌,两人都睁不开眼,旋转风很快又把二人留在帐外一些吃饭的家伙卷入风中,才缓缓离开。幸好二人内帐没有打开,二人凌乱中目瞪口呆。
我大叫一声:“快收拾离开,这里很邪门”。
二人如梦初醒,胡乱收拾。
最后我们的地钉都没拔。束紧背包就走。这时候风雪显然更大了。近在眼前的实心楼几乎看不到 。
“要赶紧经过实心楼”。我大声说,二人紧随,真怕一人散了就找不回来了。等过了实心楼一侧切,眼前白茫茫一片,我大声说“大家右手扶着城墙往前走”。于是用右手登山杖向右手边探,挨着墙,不至于偏离道路走到沟里。但是在没有能见度的风雪中,深一脚浅一脚,艰难之极。石二几次踉跄的要摔倒,我们好不容易把他拉起来。
仿佛历尽人间磨难,在觉气力耗尽,再也没法移动的时候,前面似乎清晰,阳光透进浓雾,风雪似乎小了很多。我想我们得救了。但我们依旧仓惶,由于环境改善,我们疲惫之下仍然徒步上升到另外一个敌楼。阳光照到树梢。风雪已停,我们几个在城墙上瘫倒一地。劫后余生,再无讲究,帽子,鞋,甚至衣服里都是雪。
我们这边敌楼和实心楼直线距离不过五百米,但是海拔上升了六十多米,城墙上能清楚的看到实心楼处的情形,依旧是冰雪飞舞,模糊难辨。突然间,“砰”的一声闷响。似乎有电光一闪。慢慢的,风停雪住。积雪尚存。景物却渐渐清晰了,一截电缆断了,垂下电杆。
我想,没有电流,这个能量场陡然改变,原先的风雪也就停住了。问题是,什么东西有这种超自然的能力,为什么要迫使我们留在营地那里,这难道还是大自然的力量么,还是我们不得而知的某种超自然的能力。想到这里,我心中骇然。
我们既然离开险境,自然作一番修整。阳光此时也是暖洋洋的。烧茶做早餐听音乐重新整理背包。最后靠着背包在树枝下发呆。。。。


一切都再也却没有什么悬念。十点半离开七座楼。到了柏峪垭口,正好是去十里坪的分岔路。我们要从这里下山了。
别了,实心楼,此地我不再来了。亲爱的朋友,如果要来北灵扎营,来年十里坪相见。。。。。。(完)


(

更多排行:实心楼惊魂 - 游记攻略

相关文章

  • 一名驴友在安徽六安榆祠岭坠崖身亡

    一名驴友在安徽六安榆祠岭坠崖身亡

    一名驴友在安徽六安榆祠岭坠崖身亡 - 文章 - 8264户外 - 8264.com,8264户外...

    阅读: 4

  • 星月无光云影乱,二人通宵走大山

    星月无光云影乱,二人通宵走大山

    星月无光云影乱,二人通宵走大山 - 文章 - 8264户外 - 8264.com,8264户外...

    阅读: 3

  • 甲尔猛措——风景美,狗可爱,路虐人

    甲尔猛措——风景美,狗可爱,路虐人

    甲尔猛措在理县,从成都开车过去大概要个多小时。经过都汶高速,往理县方向走,中间有一小段路较烂,不过只有几百米,一般的车都能过去。我们四人点半从成都出发,点到了甲尔猛措山下的一个农家。这家人是藏族,在山下开了个家庭旅馆,在山上搭了个板房。一般登山的人来就在山下住一晚,上山后在板房里住一晚,相当于买一送 - ,8264户外...

    阅读: 3

  • 看长城‖边关古道塞音起,崖上至今风声唳--北京怀柔区二道边西北侧支墙

    看长城‖边关古道塞音起,崖上至今风声唳--北京怀柔区二道边西北侧支墙

    、崖下至今风声唳我站在二道关西侧边墙西北角的敌台下,向长城之外餐U馐腔橙岷诺刑ā6辣叱乔街猓辈嗍歉呔幕ǜ谘业陌咨哿剑哿较蛭鳎瞧娣辶至⑷缤ūψ谎幕ǜ谘业牧ㄉ剑涣ㄉ降奈鞑啵幸淮Φ桶嫩肟冢蛭鞅敝蓖ㄈ猓蚨嫌梢惶豕诺老嗔贝镳巫佑冢涣哿降亩啵蚴堑缆房砺赏 - ,8264户外...

    阅读: 5

  • "步入天堂里"——乌孙古道重装徒步!

    "步入天堂里"——乌孙古道重装徒步!

    引子乌孙古道,最早我是在网络上看到了天堂湖(阿克库勒湖)绝美的照片被深深吸引,于是在心中默默的期许着有朝一日一定要亲自去徒步乌孙古道,一直幻想着置身于那天堂般的时空之中……乌孙古道,是汉代西域乌孙国南通龟兹国的交通要道,是贯通天山南北的咽喉,它是一条积淀了几千年历史和文化的史诗之道,想去亲身感知那千 - ,8264户外...

    阅读: 5

  • 紧急救援中!泉州“驴友”莆田深山失踪多日!

    紧急救援中!泉州“驴友”莆田深山失踪多日!

    紧急救援中!泉州“驴友”莆田深山失踪多日! - 文章 - 8264户外 - 8264.com,8264户外...

    阅读: 1

  • 新户外 新高度丨探拓户外2021春夏新品发布盛典暨战略峰会成功召开

    新户外 新高度丨探拓户外2021春夏新品发布盛典暨战略峰会成功召开

    新户外 新高度丨探拓户外2021春夏新品发布盛典暨战略峰会成功召开 - 文章 - 8264户外 - 8264.com,8264户外...

    阅读: 2

  • 听高度 · 侃大山 | 半脊峰&那玛峰

    听高度 · 侃大山 | 半脊峰&那玛峰

    听高度 · 侃大山 | 半脊峰&那玛峰 - 文章 - 8264户外 - 8264.com,8264户外...

    阅读: 5

  • 100马之第63马幽州古道超级越野赛百公里完胜归来

    100马之第63马幽州古道超级越野赛百公里完胜归来

    100马之第63马幽州古道超级越野赛百公里完胜归来 - 文章 - 8264户外 - 8264.com,8264户外...

    阅读: 4

  • 搭车去旅行 · G317反走川藏北线

    搭车去旅行 · G317反走川藏北线

    人生第一次搭车拉萨游结束后至此我们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大部分人基本都是坐火车或飞机回到内地然而这次我们不走寻常路——计划搭车川藏线想想就觉得很酷我的小伙伴有过搭车经历是从成都起走的川藏南线这趟线已经非常成熟了不管是搭车还是骑行自驾的人都很多可是就完全不同了就连自驾的人都很少出于对藏区知识的匮乏那时我还 - ,8264户外...

    阅读: 0

热门文章